〖lof@自易安岚〗↖这是我的公主殿下

我的话…是你可爱的西泽泽哦♪

坑品极差慎fo♥但是fo了我你就是我的小天使☆

扩列走qq664874233

微博@天祥院西泽 欢迎勾搭w

鬼知道我多绝望…
在群里换到一个桃李
我就差一个涉涉就能组队了˚‧º·(˚ ˃̣̣̥᷄⌓˂̣̣̥᷅ )‧º·˚
占tag抱歉!有没有太太愿意出涉涉的这里拿英智换QAQ
这里坐标福建福州 最好同城面交 或者双方包邮ww

非常感谢!!!!
掉了两张www
明年国服满破你w

#日日树涉0221生日快乐#《Only belongs to you romantic story

《Only belongs to you romantic story——只属于你的浪漫故事》

(你好啊我的友人我又回来发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阅读下文注意事项
*非cp向 英 涉(文中如有出现任何情感描写都与爱情无关 谢谢理解 不刷cp)
*私设(这个当然)有  人设归原作 ooc归我
*这个po主只有两岁半所以写得超烂x请多指教多多批评☆

♥以上ok的话就可以往下啦♥

#
生活岁月疾苦,世人的生活无不是由大哭、抽泣、破涕为笑组合而成的,而在这之中抽泣占据了大部分。也就是说,人世间并不只是只充满悲剧,莫过是悲剧多于喜剧罢了。而这喜剧中的悲剧,或是悲剧中的喜剧,悲悲喜喜,何时开始早已不是那么重要了……
#

触目所及的是一个空旷且有着喷泉的广场。这喷泉被当地的人称作为许愿池,传说自从千百年前的神明在此投下了名为“希望”的钱币,此处便常年都能感受到欢愉的气氛。

或许是因为傍晚时分,广场上喂食鸽子的人群逐渐随着夕阳斜下而携伴散去,那群鸽子背对着夕阳,笼罩着它们的是夕阳投下的阴影或是暗光。不远处的教堂里不知何时传出了琴音,那曼妙的音符在彩绘玻璃窗上跳跃,装饰着那哥特式的教堂。那琴音悠扬,不知不觉流露出一段……又一段忧伤。

英智倚着教堂内的彩绘玻璃窗,静静听着钢琴那端不知名的演奏者轻敲键盘奏起的华丽乐章。那是一首缓慢的曲子,就像在遥远国度瑞士的琉森湖,那月光闪烁的湖面上摇荡的小船一般。只是听着,眼中的湛蓝映射出他脑海中的绚丽世界,其实这正是他心中的投影。

这轻慢的琴音,如从透过玻璃窗倾泻一地的月光,照亮了他心中那些许久不曾触碰的角落,不想提起的曾经。

进入教堂前他经过了那个广场:是个空旷且并非人迹罕至的游乐场所,能看见有一家人带着自家孩子与洁白的鸽子嬉戏喂食……何其乐哉,但他自认为那不是他能融进去的美好画面,他是孤独的。

和其他同龄人相比,英智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但相对来说会失去什么也轻而易举……心智的暂未成熟倒或许是保卫自己的武器,也可能是直插心间的刀刃。

一曲徐缓伤感的乐声戛然而止,他深知浅尝过的岁月极美,正因流逝的春花秋月已深入人心。于是英智再次回到了那个令他更觉得自己孤独的广场,但此时人已经散尽了,只剩下因为没有人群打扰而停在广场上的鸽群。

他百般无聊在那广场上走走停停,终是把好不容易得到短暂安宁的鸽群吓散了,但总有些不怕人的鸽子便在他肩上或是头顶停留,然后边孩子气地笑着蹲下把自己当作被鸽群捕食的玉米。
那一眼不打紧,英智随心抬头朝着刚才教堂的方向:那张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十八世纪油画的玻璃窗前,有一朵蔷薇。

不,不是蔷薇,那是一个手中轻握着蔷薇的人。

那个人像是观察了他很久的样子,就看着他在鸽群中,跳舞,旋转……。

但他恍惚间认不出对方的样子,只能看见把半张脸遮住的面具,和只一眼就能记住的纷飞长发。

英智没有时间去为自己的举动后悔,因为接下来他看见了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奇迹。

刚才广场上或停或飞的鸽子像是受到了魔法师的召唤术一样,一窝蜂扇动翅膀地向着那个人飞去。而那个人缓慢地向着自己走来,手里拿着蔷薇花。

那是鲜红欲滴的花朵,却是圣洁的象征。

他看见那个人的嘴唇微动着,说出了自己耳熟的名字。

“幸会,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魔咒般的嗓音在天祥院英智的耳畔久久回响,直到被周身围绕的鸽群扑扇翅膀的声音盖过刚才的嗓音。

没来由的心动,像波澜不惊的湖面被孩童游戏时朝里面扔进的石子,泛起层层波澜。他有一种想要展开双臂拥抱他的冲动。

他凝视着他如宝石般的紫色瞳孔,静静欣赏他创造出的一切,想着这是否就是世人说过的浪漫。

“这可真是魔术师的杰作呢,涉。”

哥特式教堂旁的许愿池广场,两人周身围绕着的洁白鸽群扑扇翅膀,一人手中的蔷薇在夕阳下失了些阳光下闪烁的的娇艳欲滴,另一人绽放笑容看着对方创造出的魔法世界。

这个世界的此时此刻,他们俩都不知道画面定格后的自己是在一种怎样美丽的场景下……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喜剧呢?

#天祥院英智0110生日快乐#忘见樱

…好久不见我又开坑了。

ps:
英敬英无差
清水
私设[大概]有 人设归原作 ooc归我
两岁半(?)文笔 请多指教
maybe sweet【x

以上ok?








#

那一刻,他仿佛见到了自己的灵魂。

其实他知道自己的灵魂随时都在,却无法用任何方法捕捉。

感到新奇的他一动都不敢动,害怕惊动它,或是打碎它。

#





当英智的意识重新恢复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窗外枝干上所剩无几的樱花花瓣。





弥生初绽,民谚“樱花七日”也不过如此了。但它们至少是经历了灿烂之后随即凋谢的“壮烈”,在最美的一刻逝去。





他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自己前一秒和挚友谈笑风生,下一秒意识就已经远离。英智本就不是会因悲惨而感伤的人,只是感到有些不甘罢了……无法制止的心力憔悴有时会把他逼疯。





天朝有句古话,既来之则安之。于是现在他试图让自己静下心来。





每次因为同样的原因来到这间病房,又或者说是他意识的中转站,这儿的风景大多是不一样的。不同时期的窗外四季分明,而今天看到的,确是难得一见。他翻过杂志中的摄影作品,基本都以花开满树的艳丽为主,辅以绿意盎然。那是生机的象征。





英智不禁想起了他那个画技一流的挚友,不过如果他看到这样“残败”的景象应该不会想画的吧……





然后画技一流的挚友莲巳敬人就敲了敲半开的门,把他的注意力唤回。





和之前的几次一样,先是短暂的数落,还有例如“……以后怎么跟你聊天啊真是奇怪的笑点”的抱怨,再之后敬人看着英智[故意]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只好故作严肃拍拍他脑袋坐到旁边。





不出意外,敬人坐下之后掏出了画本。英智记得敬人每次来这看望他,两人之间气氛突然尴尬的时候就会坐下来画画。然后两人就开始前不着语后不着调地搭话。





“敬人以后一定会成为很优秀的画家。”

“希望是吧…说不准会喜欢上画画以外的。英智呢?梦想是?”

“我的话啊,能有一份喜欢的工作,最好别离家太远,有个成熟不乏味的爱人呃……最重要的是能少来这里几次。”

“……”





敬人在心里默默念叨,“应该是不要再来才对啊。”,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切实际便低下头继续完成画作。





“说起来啊,刚才我突然我记起幼时做过的梦。梦里有小鸟飞过蓝色的天空,梦里的天空是童话书中泪水清澈的颜色,小鸟在泪水里张开翅膀……羽毛散落,樱花盛开。一瞬间那些盛开的樱花是朝阳一般的血色,飘落的羽毛如同被雾气蒸发,融化,消散……这样的景色敬人能画出来么,真想看一看啊。”





“可以是可以,你能坐起来然后看向我这里的话我就画。”





听到挚友的默许,英智当即就照着做了。





也许是刚坐起来反应比较慢半拍,恍惚之后他才发现敬人的眼神是投向他的,而他竟然无法移开视线。英智看见了敬人眼中,像阳光透过水珠,发出宝石的光芒。





那是顷刻间迸发的灵感。





那一刻,天祥院英智仿佛见到了自己的灵魂。它就站在莲巳敬人的身后,那是和年幼时自己毫无区别的模样。感到新奇的他呆呆地坐着,一动都不敢动,害怕惊动它,下一秒它就消失不见了。它和自己一样,专注地注视着挚友手中的画笔唰唰作响,简单的勾勒被鲜艳或淡雅的颜色渲染,不同的是,自己看不见画上的内容,而它可以用眼睛凝视画卷上跳动的音符……英智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知道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窗外的夕阳。





长久的坐姿令他双腿发麻,但他还是有感知到旁边少了个人。英智微微低头,看见了放在他旁边的一张画,只是匆匆一眼,他发现这是他梦里的场景:有小鸟飞过泪水般清澈的天空,有朝阳般盛开的血色樱花。虽然只一眼不明显,但是当他当宝物般捧起那张画,便发现了有一处与梦中不同。





英智突然明白了挚友让他面对他坐着的缘由,那是他要把自己留在自己的梦中。





家里的扫除很多次都把他重要的东西失手清走,可那张画英智至今还留着,就放在自己房间的某个秘密的地方。





虽然这幅画被现在的莲巳敬人强烈禁止提起,不过也是很珍贵的回忆呢。





英智会忘记曾在梦里赏过的樱花,但这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吧。





毕竟这在他心里,可是宝物啊。







【说在后面】

今年是第一年喜欢英智 也是第一次给他写生贺

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请多包涵请多指教w

希望以后也能继续喜欢他!

渣章占tag致歉  一个英智章子
这样放的话治好了颈椎病么噗☆【其实是懒得翻转_(:з」∠)_】

感谢太太@彼岸花葬  的授权!太太画的英智超好看的!
喧哗这套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卡啦☆于是刷tag看到就赶紧要了授权…

时间仓促没印好…会有人要章片么同好的话我给你寄呀☆

#韩张#文艺三十题/15 对准你的镜头【强行七夕发糖】

又是好久不见啦233要不是基友催着发糖我已经忘记这事了hhhh
【入题【相当】慢→想尽可能地写详细每一个关键和想表达的。望你能耐心地看下去】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挑想写的题目写而已没有想按各类三十题顺序写下来的意思啊】
【这道题私心想试着写出来看看会是什么样的韩张…其实还有是恋爱三十题有一点瓶颈了果然我还是太年轻。】
【设定大概就是恋爱三十题01那篇之后韩文清和张新杰之间发生的事情。这样有前提的话也不算是空穴来风w←我真的不是张式强迫症】
【希望能写到你心里的韩张。如果喜欢,万分荣幸】
【如果脑洞雷同,写法我不信也会一模一样】

———————————————☆★☆★☆★☆★☆

15  对准你的镜头

     你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你所处的场所就开始频繁出现一些东西。它可能是收藏给新款饮料当盖子用的玻璃珠,可能是年少时有意只买一款零食只为集齐包装袋里附赠的小卡片,还可能是无意间注意到装满彩色小球的玻璃瓶……

    其实明明是不起眼的东西但是一旦频繁出现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去关注,并考虑起是否自己也参与其中。

     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奇怪,霸图战队内部最近就在频繁出现这样的事:霸图的队员们开始用自己手机的镜头或者相机镜头捕捉一些他们想要留下的画面。

     倒不是说拍照片不正常,但是你见过除了记者狗仔以外按快门次数按的最多的人么?更何况他们还是一群大部分把时间花在如何提高自身在游戏方面的操作水平的游戏玩家?而且其中不乏职业级游戏玩家。

      自霸图某姓职业玩家把自己拍摄的照片设定为手机桌面后,这项独特的“潮流”便一发不可收拾。而据说该照片是其他战队的某姓职业玩家的事都是后话。

     众所周知,张新杰作为荣耀职业联盟霸图战队的副队长,对战队相关事宜尽心尽责,也是能毫不畏惧面对韩文清的少数人中的一位。小道消息表明张副队是个极为守时,或者说是有着过分强迫症的人。但这毕竟只是小道消息,还有等待求证的可能。

     尽职尽责的张新杰张副队长自从听说自家战队流行起来的这“用相机记录美好瞬间”的“潮流”,说不好奇是扯淡的,他也有想过要不要适当制止一下战队队员们对于这件事的狂热态度,但又觉得队员们日复一日的严格训练,也需要适量的放松,而这其实算是个很好的契机。

      于是张新杰交代了一下不要玩的太过而荒废时间后便由着他们去了。

      不过张新杰时而在训练时走动扫视队员情况时,不经意间的一眼,便又想起了这事。

     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是可以的。张新杰心想。

     
———————————————☆★☆★☆★☆★☆

      而韩文清却怎么也想不到,他霸图战队会出现这种在他看来没什么必要的事。退一万步说,就算战队里大部分队员都拍了照设为桌面,他韩文清也绝对不会认为,他的副队张新杰会做出这种事…。

      然而亲眼所见的事实骗不了他的认知,他所信赖的副队长还就偏偏这么做了。

      那天是一个与寻常时间差别不大的午间时分,韩文清和往常一样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室的。当他检查完最后一台电脑是否关闭之后,便随意地在恰巧摆在训练室的沙发上坐下。为了使自己坐的更舒服些,韩文清身体不由自主地后倾躺下去。他躺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乏倦,意识逐渐远去。

      而这时候碰巧回来拿忘记了的眼镜布的张新杰一推开门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平日里神情严肃得好像容不下什么一般的自家队长,在熟睡的时候面部表情相比平时稍显柔和。眉头微缩似乎是在做什么让他烦心的梦吧。

      张新杰像是受了蛊惑一样,他不受控制地向着韩文清的方向走去,不知怎的,他的心跳有些加快,就像平时韩文清牵他手时触碰他指尖的时候,那种不明来由的情感。直到他已经和韩文清的距离只剩一步之遥的时候,张新杰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是失控了。

      他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但是看着韩文清的睡脸的机会如此难得他又不忍心就这样离去。思虑良久,张新杰像是终于做了什么决定,他掏出手机,手指上划屏幕开启相机功能,把镜头对准自家队长的脸,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摁下了拍照的按键,把这一刻永存。

      张新杰不知道的是,之后韩文清会知道他拍照这件事。但张新杰知道,他把镜头对准的,不是霸图战队的队长韩文清,也不是荣耀联盟联盟的职业选手韩文清,而是,也只是他张新杰打心底承认的,最珍视的人——韩文清。

———————————————☆★☆★☆★☆★☆

      “新杰你不打算解释一下?”韩文清拿着张新杰的手机,他自己看着照片都觉得心里怪难为情为什么自家副队就这么坦然地用上了…?

      “队长我觉得这样没什么好解释的,毕竟按照我们现在的关系,把恋人的照片用作桌面是合情合理的。”张新杰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话还是让“恋爱经验为零”的韩文清有些不知所措,但这又能改变什么?他们的内心,早已经装下了彼此。这就够了。

     

   

#0529叶修生日快乐#《简单叙事》

简单叙事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熟悉的地方。

那是一个简单到说简陋也不为过的屋子,但是却很整洁,色调单一,摆设也不是很多。叶修看到对面有两张显然是特意拼在一起的桌子,两张桌子上各放着一台电脑,其中一台的旁边摆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和背景他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叶修可以确定,这是一场梦境。但他把手掌放上墙面触碰到的感觉那么真实,让他有些怀疑,哪边才是梦境。可他又清楚地明白,现实是他与一起奋斗过的嘉世分道扬镳,现实是他带领兴欣杀进职业圈创造神话,现实是他永远都忘不了的三步之遥。

    仅仅三步,生死相隔。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的他就坐在离手术室大门三步之遥的长椅上,保持着抬头注视门顶红灯的姿势好久,好久,然后灯灭了,切都变了。他听见推开手术室大门的医生对自己身旁的女孩说了什么,明明是夜晚,安静得连脚步声都听得见的环境,医生的话却模模糊糊的他听不太真切。之后安静了很久,好像突然被人拿走了听觉,但叶修还是听到了一点点想要忍耐却失败了的哭声。

    那之后过了多久呢,只是两个人的生活照样还是得过,那再之后的时也都是后话了……叶修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就算是梦境,这里,也太安静了。

    似乎是想要打破他的想法,他听见了门口传来的动静。

    叶修不是什么神人,靠脚步声分辨人的能力他没有,所以他不能立刻知道这个动静是谁发出的。他一致认为自己是个容易忘记伤痛的人,简而言之就是个坚强的人,不然他是怎么一路走来的?但是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就是突然有一种把早已结痂的伤口用指甲用力抠破的痛涌上心口。

    叶修很久都没有心痛的感觉,自从十几年前那天的三步之遥过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过所谓撕心裂肺的心痛。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向着发出动静的门口冲去,一把抚上门把拉开门。

    他看见了,那个人。

    叶修有些不敢置信,他搓了搓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一些,或者是想要把自己刚才的荒谬想法抛出脑后,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那之后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他也从当年的毛头小孩成长成了现在可以说是青年又或是大叔。但现在他眼前的人,还是当年的模样……

    叶修刚想开口,就发现他面前的身影开始模糊了起来,他不禁伸手向前想要抓住对方,但他最后也只看到了慢慢消散在视野中的光芒,再无他物。他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既然是梦境,那一定能醒过来,然后他就真的醒过来了。他发现自己坐在电脑前,周围是嘈杂的人声,敲击键盘声。这是他熟悉的网吧,也是他重新开始的地方。

    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他的脚步在雪地上一浅一深,那间网吧就像夜晚在大海航行中的船员看到的灯塔,给他指引了方向。人在无措的时候,总是会想方设法给自己找一个避风的港湾躲藏起来,虽然当时的叶修并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所以他回来了。

    人一天一天地老去,他会渐渐地把之前发生过的事一件件忘记,但偶尔回忆,还是会想起难忘的那些。

    最后,感谢在最美好的年纪遇见你,祝你生日快乐。

#韩张#恋爱三十题/ 01 牵手

好久不见没有取关我真是太感谢了(鞠躬)
不知不觉坑多起来了…总有机会会填的请组织放心。

第一次写韩张…初衷是给一个厨老韩的基友发韩张糖吃w
是我的错觉嘛我觉得韩张粮挺多的…吧。

渣浪走: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59089322409351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59089322409351
———————————————————————————————————                       
01   牵手 
    霸图战队的正副队在一起的事情在荣耀职业联盟里已经人人知晓。都说小情侣在热恋时少不了约会,但韩文清和张新杰很少有机会和对方一同出行,更不用说约会。毕竟作为靠青春吃饭的职业选手,除了和其他战队比赛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训练上。而韩文清和张新杰作为霸图战队的正副队,以身作则给战队的新人做好榜样是必不可少的职责,而从不缺席训练也是职责之一。
    就算没有约会,但既然是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恋爱时的一些行为也会有吧?然而看上去显得老气的韩文清队长在这些方面却意外的晚熟。
    据霸图战队队员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林先生的说法,韩队和张副队的关系公之于众之后,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说相处模式没有变化,那很有可能是不好意思在大众面前表现出来,对于第一次谈恋爱的张新杰和在这方面意外晚熟的韩文清来说 ,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但是据另外一位同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先生说,韩队连张副队的手都没牵过。这对小情侣,连手,都没牵过。
   看来韩文清这方面的晚熟程度…有点严重。
   说白了,这两个人现在的状态就算堂而皇之地在大街上走也只会有霸图的粉丝认出他们是霸图战队的韩文清和张新杰,而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一对情侣。
   韩文清虽然晚熟,但不代表他对别人认为自己和张新杰不像情侣这点毫不在意。
    于是这天训练一结束,韩文清把账号卡退出卡槽关上电脑便走到张新杰的位置旁边,等着他摘下耳机注意到自己。韩文清站着看着正专注盯着电脑屏幕暂时没有注意到他的张新杰,没有说话。那一刻,他周身的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样,眼前的人双手搭在键盘上,手指纤细修长,这双手敲击键盘发出悦耳的敲击声,偶尔右手移到鼠标上让屏幕上的光标舞动出奇妙旋律——韩文清突然意识到,张新杰在他心中的不仅是霸 图战队的副队长 ,更是他韩文清的恋人,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专属恋人。
霸图众队员表示他们什么都没看到,更没看到韩文清队长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温柔似水——倒不能怪他们,韩文清表现得再温柔也抵不过他那张让人看到就忍不住交出钱包的脸来的更让人容易注意。可是就是有人挺喜欢这样的韩文清。 
    “队长等了很久了为什么不叫我一下。”  张新杰刚摘下耳机一抬头就看到韩文清在他身后看着他,两人视线一相交韩文清就仿佛感觉到差点被张新杰的眼神给吸了进去,幸亏有那副架在张新杰鼻梁上的度数不低的眼镜。不过这让韩文清对张新杰摘下眼镜后的模样更好奇了。
    “训练比较重要。”韩文清刚说出口便听到周围霸图队员的唏嘘声,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地就有点心烦意乱,于是一个眼神瞪了回去,顷刻间世界都安静了。霸图队员们不管接下来该干嘛的都不约而同地赶紧离开训练室,给两位正副队长留下独处的空间。毕竟谁也不想 直接面对韩文清的脸…。
    “队长其实…我有一个很重要事情要跟你说。”张新杰抬手扶了扶眼镜看着韩文清的眼神传递出一个“我很认真地再跟你说事”的讯息,“我们的恋爱进度现在进展到15%,根据常理判断可以再进展一步了…比如说牵手。”   
    韩文清一愣,他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跟人谈恋爱。在此之前他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更何况还是跟自己一样是个男人的张新杰谈恋爱,跟女人都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流程的韩文清,对于两个男人要怎么谈恋爱这一点更是一无所知。现在张新杰说他们俩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而更进一步就是牵手…韩文清不知为何内心居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狂喜,可能因为对象是张新杰,是自己爱的那个人吧,不管做什么,只要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做的事,都会让两人很开心吧。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像是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干脆利落地一把握住张新杰的手腕让他顺势站了起来。
    “嘶…队长轻点,牵手的力度至少是 你现在力度的20%…。”张新杰因为疼痛而皱起来的眉头深深刻在韩文清的脑海里,让韩文清有些揪心的痛。他赶紧把手中力度放轻便帮他揉了揉被自己捏的有些发红的手腕。
    恋爱的中的小情侣——韩文清和张新杰,虽然说过程有一点尴尬但是恋爱第一阶段达成√。
    张新杰先生今后也要好好保重啊…毕竟拳法家的力气可是…啧啧。
———————————————————————————————————————

#喻黄#现代架空《一米阳光》



凑不要脸地蹭个tag_(:з」∠)_清了下lof发现我原来写过越苏嘛看了看有点黑历史sad…

话题不对让我转回来…

这篇大概是个小脑洞。尝试写一下校园风的喻黄w最近在努力想写肉估计会往里面写肉…渣…吧←打

下面发的不是全部!不是全部!不是全部!说三遍qwq

后面的还要修正w祝使用愉快(鞠躬)


———————————————————————————————————————


《一米阳光》


喻文州是R中学高二B班的班长,用现在老师们常挂在嘴边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并且由于喻文州同学的颜值跟同年段的男生相比还不低,使得他在女学生中的人气还是很高的。


当然他作为全校男生的公敌这件事我们可以暂时不提。


这样的好学生向来都是被老师捧在手心里的那种,时不时的就会有老师喊他去办公室帮忙做事。喏,今天也是。


“哎你们班喻文州同学在么?老师让他去办公室一趟。”自己班上的老师又叫一个女同学来叫喻文州过去了。


“在的…在的。你稍等一下啊。”喻文州看了看那个女生,只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桌面便跟着走。


喻文州跟在那个女生的身后走着,到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那个女生突然停下来转身递给他了什么:“喻同学,我喜欢你,这…这个请务必收下。”


“抱歉。我还没有这个打算。”他无奈冲着那女生笑笑,把东西递回去,敲了敲门便开门进了办公室。


“哎文州你来了。”班上的老师招呼他到办公桌那边,“喏,坐这,我有事要跟你说。”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喻文州应声坐了下来,他的左眼皮跳了跳,也不知道是好事要发生了还是坏事要发生了。


“待会儿我们班上会来个转学生…不过他”老师看着喻文州说,“他…自控能力比较差,如果他要违反班级纪录你可要好好看着他啊。”


“老师您真是…用心良苦啊…哈哈哈。老师放心…我知道了。那老师,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喻文州听到老师找自己的理由有些无奈,但也只能应了老师的要求。


他和老师告了别然后回到班上,然后…


“哎哎哎哎哎同学们好啊我叫黄少天,那什么你们班班长呢让他出来跟我比一比啊你说比什么管他比什么让他出来我们看看比什么就行了。”


喻文州看到一个染了金黄色头发的少年坐在讲台上,双腿交叠微晃,神情洋溢着一种得意忘形的感觉。


好像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黄少天把视线投向喻文州。他双脚发力从讲台上跳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喻文州前面。他打量了一下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这位同学你知道你们班班长谁么让他出来跟我PK一下。”


喻文州看了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那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手指修长,白皙,不是女孩子的那种秀气的手,而是蕴藏着力量的那种。他勾唇笑了笑,看着这个少年。

“这位同学找我,有什么事么?”


看着对方不惧反笑的态度,黄少天有点不爽。平时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别人无不是一脸的惧怕。到今天碰到喻文州,呵,算是遇到对手了。


“呵你就是班长啊那好来跟我pk一场你赢了我今后就听你的话,如果我赢了的话…哼哼。”黄少天恶狠狠地笑着,“那你今后就不能向管别的同学那样管我,老师要抓我去办公室谈人生的时候你也得帮我逃脱。”


老师…你这是收了个什么学生啊…哎。


喻文州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但是问题总是要解决的,而他,就是那个解决问题的人。


“那么黄少天同学,你想比什么?”喻文州勾唇,附近的同学看了看这个平时也是温和地笑着的班长此时的笑容,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黄同学…你自求多福吧,掩面。


“比什么…哎喻文州你知道荣耀么,欸就那个最近很火的那个游戏。今天晚上十点,竞技场见。”黄少天说到“荣耀”的时候那种神采飞扬的神情让喻文州震撼了一下,他见过这种让自己浑身都散发着光芒的神情——那是提到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时才会表现出来的,幸福的神情。喻文州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的这种神情…挺迷人的。


不过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有玩荣耀的。喻文州想着,便答应了。


不过晚上十点,喻文州表示他真的很无辜的来着…。


“卧槽卧槽卧槽你怎么做到的明明你的速度比我慢了不止一点啊居然还赢了简直可怕啊好吗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你知道么知道么知道么——”黄少天开着语音在喻文州耳机里呈咆哮状态。这天晚上他把喻文州拉进了自己创建的房间里然后待pk开始便冲向对方的术士一阵猛烈攻击。战斗了一会儿他便发现对方的速度比自己慢了太多便轻视了没有太认真去打,结果却被对方一个恰到好处的阵法给弄死了?!不过幸好在这里打不会爆装备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对方。黄少天想。


“碰巧而已。”喻文州回复,然后他打字发过去,“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学,早点睡,晚安^_^”


黄少天收到消息之后便看到索克萨尔的头像灰了下去。


…可恶。明天一定要赢回来。他想着便收拾收拾去睡觉了。


不过我们的黄少天同学这时候似乎已经把他和喻文州说的那番话完全忘记了。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黄少天同学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讲台上无所事事。周围的同学本想提醒,但想了想昨天的事,也拿他无可奈何。


“黄少天同学?你是不是忘了你跟我说的话了嗯?”


黄少天应声抬头,正对上喻文州那双闪着诡异光芒的眸子,令他不禁眨眨眼移开视线:“喻文州同学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哈哈哈哈这是新的整人方式吗我这么机智才不会上当的。”


喻文州好像猜到了他今天就是要装傻来躲避自己的祸从口出,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凑近对方的耳朵:“少天你是自己承认呢还是我在同学们面前说一下昨天晚上我们的输赢?”


湿热的呼吸随着喻文州的话语喷在黄少天的耳朵上,有些还拂过了脸颊,带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红。黄少天有点慌了,他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个机会主义者感到慌张,但今天,这个喻文州的一举一动都让他的防护被撤销了个干净利落。


不过接下来让喻文州震惊的是,黄少天听了他的话之后,笑了。


“怎么会忘呢喻文州同学我跟你开玩笑的啦说实话你是不是被我骗到了嗯?”黄少天伸手顺势勾住喻文州的肩膀把他了揽过来,他同样凑在喻文州耳边轻声对他说,“喻文州我警告你不要利用我那句话就随意使唤我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黄少天同学放心,我可是很有节操的^_^”喻文州笑笑从对方手臂轻松挣脱,回到自己位置上又抬头冲他微笑。


“…这个混蛋。”黄少天咬牙切齿地从讲台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撑着下巴百般无奈地看着黑板,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喻文州——他正在翻着一本书。从黄少天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喻文州的侧脸——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肤色是不常出门而有些苍白,他的嘴角轻微勾起,好像随时都是在微笑的状态。


黄少天发现自己竟有些看呆了,他回过神,拍了拍自己的脸冷静了一下便趴在桌上。


知道自己的性向是在小学的时候,他记得每次上学的时候,邻居家那个跟自己一个年段的男孩是比别的孩子都要早到学校,黄少天便每天掐着时间跟在那个男孩的背后。放学时候,他也会掐着时间跟着那个男孩一起回家。不过他不敢上前搭话,也不是害羞,因为那时候的他意识到,自己对那孩子的那种感觉,是一种名为喜欢的情感。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如果对方和自己不一样怎么办?自己会不会被厌恶?与其被厌恶还不如让自己就这样默默地注视他也就足够了吧。


之后黄少天便由于家庭原因转学,他再也没有见到那个他的“初恋”。转学之后,由于自己外表的优势,他也经常被女孩子青睐。但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那种喜欢的情感。


黄少天高一的时候被一个学长追过,在那个学长的软磨硬泡下,他答应和学长试试看。他们在教室里接过吻,在图书馆里牵过手,在校园的长椅上一人靠着另一人的肩膀入睡,在宿舍里打飞机…但每当学长想进入下一步的时候,黄少天总是用“再等等…”“我还没准备好。”的理由婉拒。最后学长也觉得奇怪,他问黄少天是不是另有喜欢的人了,如果有,他可以退出。黄少天说了实话,他和这第一段的恋情便结束在了他的高一生涯。


黄少天觉得再在这个学校待下去也是触景生情,于是便请求父母给他办了转学,他想,之后的事情便听天由命吧。


现在他遇到了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喻文州和他小学时候的邻居家的孩子有点相似。同样迷人的侧脸,同样爱笑的表情…不不不,怎么可能呢,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黄少天放学回家就发现自己家旁边有人往邻居家搬家具。他想起来,前几天邻居搬家了,把房子卖了出去,也不知道这回是谁搬进来。他这么想着,便听到从邻居家门口传来的声音。


“嗯就放这里就好,麻烦你们了啊辛苦了。”这不是喻文州的声音还能有谁?黄少天愣住了,新邻居居然是自己班上的班长?我靠这也太夸张了吧!


“喻…喻文州?!你你你你你搬家?”黄少天也不顾自己家的门还没有关好便跑过去问喻文州。


“欸?黄少天同学住这里么?好巧啊。”喻文州挂着他的招牌笑容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吃惊的班上同学,“今后要好好做邻居哦^_^。”


———————————————————————————————————————

T_B_C


#伞修#同人曲《希冀》

原曲:夏雪密会op

词:

那时的你从不曾迷惘

微微笑再次奋力向前闯

我只能站在你的身后

沉默地心慌

就这样

只在梦中见过你的脸庞

我看见你笑容在发光

为什么呢

不在身旁

你是我的一切

我要你的一切

我相信你一直在身旁

你是我的一切 我要你的一切 我是那么爱你

夏日盛开的花 在落雪中埋葬

带着你创造的奇迹全都埋葬

追逐的梦想在你心底绽放

但此刻我不在你身旁

你是否和那时一样

从不曾放弃自己的梦想

追逐的梦想在你心底绽放

记忆中是你温柔模样

也许你不知道 有希望的话梦就会到达

就算我不在身旁

时光流逝青藤爬满墙

什么都没有发生转换

我不再是一无是处 手握着荣耀 怀揣梦想

仍然在梦中看见你模样

慌慌张张仿佛想躲藏

疑惑但是 只能回头

你是我的一切

我要你的一切

我相信你一直在身旁

你是我的一切 我要你的一切 我是那么爱你

又是春秋冬夏 不是希冀的花

随着风儿把对你的思念遗忘

追逐的梦想在你心底绽放

但此刻我不在你身旁

你是否和那时一样

从不曾放弃自己的梦想

追逐的梦想在你心底绽放

记忆中是你温柔模样

也许你不知道 有希望的话梦就会到达

就算我不在身旁

如果说时间能够为我们重来一次

再一次结局会不会一样

能遇见你算是我幸运

与你相识 难再遗忘

如果能再久一点

追逐的梦想在你心底绽放

但此刻我不在你身旁

你是否和那时一样

从不曾放弃自己的梦想

追逐的梦想在你心底绽放

记忆中是你温柔模样

也许你不知道 有希望的话梦就会到达

就算我不在身旁


1 / 3

© 西泽w | Powered by LOFTER